【探訪蓬萊-海外圓夢計畫心得】何佳宜、張嘉惠、武傳玟(學士班)

  • 2018-03-09

出發前
  這算是我第二次出國,因為離第一次亦不算太久,所以對於出入境等等的事宜都還算清楚,所以不算緊張。

  但對於初次去不同語言的國家仍有些激動的情緒存在,但我相信大多是興奮之情吧。

  在機場候機室等待登機時,我已覺身處日本,周遭有許多等待返家的日本輕聲細語著,他們可能是每秒寸金的商務人士、可能是家族旅遊的親密親友、亦可能是一起出國的三五閨蜜,如同我們一樣。

  而當服務人員清新且輕柔的廣播響起一串日文及英文提醒旅客登機的瞬間,我才真正地意識到:「我要再次離開這個我熟悉已久的土地了?」

  這樣突然地恍然不安,好像連飛機都感受的到了,輕輕搖晃機身,像是被打破的水面遺留下來的清淡漣漪,看著欲發渺小的地面,我試著將自己抽離慌張的情緒,將全身投日於即將來臨的日本之旅,在期待之中。

                                 -何佳宜
 
  當下看到通過企劃的同時,心裡面如同萬馬奔騰般的興奮,感覺努力終究有回報的感覺,在腦海中不斷地像開演唱會般的巡迴演出,訴說著,我要去日本了!

  想必我們許多人的出國首選通常會是日本,畢竟,我們受到日本的影響很深,像是我們常常看的漫畫以及電視上常常播的卡通,大部分的生產地都是在日本,所以我們可以親自去到這國家,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期待。

  就在出國前一晚,我就像是小學生要去戶外教學般,興奮到睡不著,但是想著我要養好精神才能去征服異地,就默默地睡著了。

  出發當天,對於上次出國是幾年前的往事,所以難免都會有些緊張,我就跟緊緊的跟在陪同的夥伴以及送機的家人身邊,多了一份安心感,也讓我不再害怕這趟前所未有的旅程。

  經過重重關卡,終於到了候機室,因為是要飛往日本的班機,所以當然也有許多日本人要回去他們出生之地,而我們卻是離開出生之地遠赴異國,而且我還是一個日文完全沒有基礎的我,本來期待的心情,卻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害怕,但是幸好,我有很棒的夥伴們,讓我覺得頓時不在畏懼。
                                 -張嘉惠
 
 

旅途中
  曾聽老師說過:「你一定要去一個你完全聽不懂的國家,你才會發現你的世界安靜下來了。」只剩下你自己在跟自己說話,用只有你懂的情緒、你懂的心情,伴隨著隨時都在碎嘴的腳步聲。

  到了當地之後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果然所有的道理都該用實際作為成形),當你再無心無力去聆聽、轉移注意去關注太多太多是之後,你才無可奈何的去以自己做出發點去注意:到底有什麼事發生在自己身旁、有什麼變化在自己內心之中、有什麼可以觸及自己感情的事物值得去書寫。

  這樣的體會讓我在每晚的書寫之中總是獲益良多;我可以無止盡的去挖掘出我當下那些一閃而逝的感動、感想,書寫成文後他們又將是另外深刻於我心中的、具有別樣意義的存在,使我不疲倦地在言詞中重回當地、當下,甚或著是重新有所啟發與驚喜。
 
而旅途內容因為事物眾多,所以我以兩部分做書寫,分別是「食」與「景」:

一、
    食之中,有甜有鹹,先就甜做介紹。
    在日本的甜食中,你很難找不到蜜紅豆的存在,故此友人總說日本甜點太甜太甜,既使精巧美好,卻讓人無法再吞下一口。
  其實以甜食當主的觀念是錯的;在日本人的習慣中,甜點是為了佐茶,因為僅單純地品茶,久之,便不如當初最美好的那一口,所以需嘗一口甜,以調和味蕾,重新找回最初的好。
  其實這樣的想法很妙;若倒過來說,走離寺廟一小段距離之後,我們經過了一間小小餐廳,它的櫥窗對外著展示當地特有甜點,受不住誘惑的我便買了一塊「牛若丸」享用。
  滿心喜悅地捧著它蹦踏著的同時,雪啊,她很調皮地也在我的甜點上蹦踏著;有人跟我說過雪的味道是甜的,我其實沒法確認了,我只知道當時的心情是蹦踏著地,在飄著雪的雪地上與雪蹦踏著。

二、景
    而景的方面來說,日本的街道如何嚴謹、如何整潔我就做些簡單的敘述;日本的街道筆直、乾淨,使人走起路來都是相當的舒適,當你散步的同時,你的思緒同時也會飄盪在這寬廣之中;地矮的屋舍無法阻礙你的視野、而他們也無意這麼做,因此在你的心神會不由自主的被拉像那張天藍的自由之中。
  但就我個人來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通天閣由上往下看,雖然沒辦法看的特別清楚,但是隱約地可以發現說,周遭的、較大條的商店圈都是以通天閣做中心點,向外放射出去的,由此可看出,通天閣之於當地,又甚或者當時那個時代所有的重要意義,它是一個支撐,支撐著所有人與時代一同前進的信心。
  它是時代的象徵,同時亦載負著歷史上的重要意義。

 
                                 -何佳宜
旅後心得
  這次的海外圓夢之旅最大的收穫莫過於前頭所述的:「與自身的對話」。

  其實要使這樣的對話產生的因素相當地多,不單單是對事情的專心,其實有時分心亦會有另外的收穫,因為思緒的自由使人能無止境地去聯想、發會自身的情緒與感觸。

  而聯想、發揮得契機又不只是「你在哪」、「你什麼時候在」這樣的問題而已,更多的該是你能否將自身完全投入這樣的氛圍中;這樣的想法我在大阪城中更有體悟,當我聽著館內的大阪城的歷史介紹時,我彷彿聽到了外頭戰場的殺戮,我止不住底想:我現在腳下所踩之處,是否曾經有一對在此避難的母女緊擁彼此、哀傷落淚,為了她們的丈夫兄弟親戚。

  腦海中哀痛地、抑制住地嚶嚶哭泣聲,讓在現在的我為他們無所適從;在抬起頭看周遭走馬看花的人群,心裏的那對母女輕輕嘆了一口氣之後,隨著我的步子走了。

  我一直對這樣幻想樂此不疲,我可以不再去深思我所想像的事物有多少荒謬,單單純純地沉浸在只有我自己所擁有的濃濃情緒之中。
 
  所以說:「你一定要去一個你聽不懂語言的國家!因為你被現在瑣事所窮困住的思緒才能肆無忌憚地盡情奔跑跳躍!」
 
  請記住我跟你說的這話吧!
                                 -何佳宜
  
  離開日本,回到了臺灣,是一段旅程的結束。

  剛下飛機,家鄉的雨是歡迎我們歸來的樂隊,雨滴答滴答的下著,看著雨滴的落下想著的是日本的陽光,說來真是奇怪,在日本的日子想起的是臺灣,現在回到了臺灣想著的又變成了日本。

  在日本的日子,一清早出門映入眼底的便是,在日光底下吐著白霧的人們的身影,旅館外的街道、地下鐵和電車的內部,這些景象依舊縈繞在我腦內,那些有著清閒氛圍的古道老街,在那裡我看見了在臺灣都市裡長大,從未看過的悠閒,走在那裡會總會使人情不自禁的放慢腳步,和風式的房屋偶爾夾雜著,販賣日本本地特產甜點的小店,裡面有著三色的糯米丸、綠葉包著粉紫色的櫻餅,這些房屋店家,甚至是路旁的電線桿或販賣機,在陽光的照耀下似乎都變得溫暖了起來,再感到柔和的瞬間偶爾也會想起,家鄉的陽光也一如這邊的一般溫暖,房屋也會因為陽光的照耀而恍如在閃爍一般,結果在旅行結束後的幾個禮拜後,景點的回憶是少的,多的是日本街道與陽光,臺灣是個愛哭的孩子,陰鬱面總是多於陽光。

  但這次的旅行除了使我看見了不同的世界,更使我憶起了家鄉臺灣的美麗,旅行結束了,就如同老師曾說過,旅行是自己內心的探索,因為有這次的旅程我終於憶起了我的家鄉。                                 
-武傳玟
 
 
園夢計畫
Δ在大阪城的我們
 
This is an image
Δ在通天閣的我們

This is an image

Δ在桃園機場等飛機的我們

This is an image

Δ在三十三間堂的我們

This is an image

Δ在日本全家合照的我們

This is an image

Δ在往鞍馬寺與雪合照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