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學之路〉 劉正偉

  • 2019-03-29

〈我的文學之路〉 劉正偉
   
                     一時文青,終身文學。 
 
  日本作家廚川白村說:「文學是苦悶的象徵。」我的文學之路,是從小開始的。我父母生於日治時期,務農、近乎文盲,所以我們也沒讀幼兒園,上了小學才開始學注音符號、識字。因為家貧和務農,從小放學、放假後的農事,舉凡割草養牛、插秧割稻、採茶施肥、除草採橘、煮飯撿柴,沒日沒夜的與家人一起操勞。
 
  家裡窮得到高中畢業都還沒電視機、摩托車,常常跑到鄰居家看卡通或電視劇。因為當時電視只有三台,且中午一點至五點沒節目播出,有時,就翻翻報紙。當時的苗栗縣獅潭鄉故鄉山村,村民散居,有時隔幾座山幾條小河,訂戶的報紙幾乎都集中在「柑仔店」,得空再去取,因此寄放的《聯合報》、《中國時報》、《中央日報》、《台灣新生報》、《中華日報》、《民生報》等,幾乎是我每日忙完後的精神食糧,而我大部分只看副刊。
 
  雜貨店剛好是我同學家,所以店主一家都「縱容」我,免費翻閱各家的報紙。忘了是如何開始愛上副刊的,依稀記得應該是古龍或誰的武俠連載小說,每日幾百字的篇幅,總是欲罷不能。後來只好旁及散文、詩、小說等,以解文字之饑渴。
 
 走上投稿之路,應該是時常看到副刊、生活版或家庭版徵文。那時對文學幾無認識,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覺得這些作者不過爾爾,我也可以。遂依樣畫葫蘆的揣摩那些詩、散文、小說與攝影的行文格式、筆法,「為賦新辭強說愁」、「少年情懷總是詩」的寫起自己的生活、感覺與想像。因此,上述的報紙大概在高中時期都已經上刊過。
          
 如果說鼓勵是人類前進的動力,這句話我有深刻的體認。高中我就讀省立苗栗農工職校冷凍科,除在報紙刊登賺點稿費外,幾乎每期都在救國團主辦的《苗栗青年》和校刊發表詩、散文、攝影作品。當時規定全縣的國、高中生每人都必需訂閱,因此每當出刊時,不論在校內或校外擠公車,幾乎每個同學都指指點點或以崇拜的目光投射而來。驕傲、得意與虛榮心,不斷的鞭策自己,不斷的寫下去。女同學的情書,也收了不少。
         
  畢業後,到金門當兵與台北工作中斷了寫作。然而,年少時的文青夢,不斷在內心深處呼喚著我。三十多歲事業稍穩定後,我又拾起文筆,重新出發。在出版第一本詩集後,突然半年寫不出一個字來,因此我決心到大學夜間部中文系進修,認識的沈謙教授、黃維樑教授不斷鼓勵我進修,最終在他們指導下獲得碩士、博士學位。
  
 1990年代末期,網路文學開始興盛,有幸在「喜菡的有情世界」也認識了冰夕、紫鵑、王宗仁、丁威仁、李長青等詩友,互相切磋琢磨,獲益良多。孔子說:「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因此,文學路上相濡以沫的良師益友,切不可少。
 
  作家,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文學創作,不論文類都應注意主題形式、內容題材、篇章結構、簡潔凝煉、文法修辭、音韻和諧、風格意境與生動感人等等。文學應該寫出自我的風格與特色,切勿風花雪月、千篇一律。創作,為創新之作。而形式是可以經由後天學習而來;風格與感情唯有自我才能獨特、感人。
      
  如果人間缺少詩、文學與文化藝術,這世界不過是機械與水泥的灰色森林罷了。我曾說:「詩路漫漫,惟其堅持。」即我認為邁向文學成功之路無他,執著而已,就是不斷的堅持寫下去,必定有成功的一天。
 

...................................................................
‧刊《高市青年》149期,2019.03。
 
 ‧記得以前讀高中時我是《苗栗青年》常客,30多年沒刊(看)過這種刊物了,青春勃發的記憶啊。
 
 謝謝黃主編邀稿,記得用了一個小時多,馬上就寫下1250字的這篇勵志的文字,還有一千多的稿費,可以犒賞一下自己。感謝。
 
 一併感謝長久以來,朋友們的活動邀請、邀稿、評審、演講邀請,讓生命多了很多美好的記憶。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