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蓬莱-海外圆梦计画心得】何佳宜、张嘉惠、武传玟(学士班)

  • 2018-03-09

出发前
  这算是我第二次出国,因为离第一次亦不算太久,所以对于出入境等等的事宜都还算清楚,所以不算紧张。

  但对于初次去不同语言的国家仍有些激动的情绪存在,但我相信大多是兴奋之情吧。

  在机场候机室等待登机时,我已觉身处日本,周遭有许多等待返家的日本轻声细语着,他们可能是每秒寸金的商务人士、可能是家族旅游的亲密亲友、亦可能是一起出国的三五闺蜜,如同我们一样。

  而当服务人员清新且轻柔的广播响起一串日文及英文提醒旅客登机的瞬间,我才真正地意识到:「我要再次离开这个我熟悉已久的土地了?」

  这样突然地恍然不安,好像连飞机都感受的到了,轻轻摇晃机身,像是被打破的水面遗留下来的清淡涟漪,看着欲发渺小的地面,我试着将自己抽离慌张的情绪,将全身投日于即将来临的日本之旅,在期待之中。

                                 -何佳宜
 
  当下看到通过企划的同时,心里面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兴奋,感觉努力终究有回报的感觉,在脑海中不断地像开演唱会般的巡回演出,诉说着,我要去日本了!

  想必我们许多人的出国首选通常会是日本,毕竟,我们受到日本的影响很深,像是我们常常看的漫画以及电视上常常播的卡通,大部分的生产地都是在日本,所以我们可以亲自去到这国家,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期待。

  就在出国前一晚,我就像是小学生要去户外教学般,兴奋到睡不着,但是想着我要养好精神才能去征服异地,就默默地睡着了。

  出发当天,对于上次出国是几年前的往事,所以难免都会有些紧张,我就跟紧紧的跟在陪同的夥伴以及送机的家人身边,多了一份安心感,也让我不再害怕这趟前所未有的旅程。

  经过重重关卡,终于到了候机室,因为是要飞往日本的班机,所以当然也有许多日本人要回去他们出生之地,而我们却是离开出生之地远赴异国,而且我还是一个日文完全没有基础的我,本来期待的心情,却因为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害怕,但是幸好,我有很棒的夥伴们,让我觉得顿时不在畏惧。
                                 -张嘉惠
 
 

旅途中
  曾听老师说过:「你一定要去一个你完全听不懂的国家,你才会发现你的世界安静下来了。」只剩下你自己在跟自己说话,用只有你懂的情绪、你懂的心情,伴随着随时都在碎嘴的脚步声。

  到了当地之后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果然所有的道理都该用实际作为成形),当你再无心无力去聆听、转移注意去关注太多太多是之后,你才无可奈何的去以自己做出发点去注意:到底有什么事发生在自己身旁、有什么变化在自己内心之中、有什么可以触及自己感情的事物值得去书写。

  这样的体会让我在每晚的书写之中总是获益良多;我可以无止尽的去挖掘出我当下那些一闪而逝的感动、感想,书写成文后他们又将是另外深刻于我心中的、具有别样意义的存在,使我不疲倦地在言词中重回当地、当下,甚或着是重新有所启发与惊喜。
 
而旅途内容因为事物众多,所以我以两部分做书写,分别是「食」与「景」:

一、
    食之中,有甜有咸,先就甜做介绍。
    在日本的甜食中,你很难找不到蜜红豆的存在,故此友人总说日本甜点太甜太甜,既使精巧美好,却让人无法再吞下一口。
  其实以甜食当主的观念是错的;在日本人的习惯中,甜点是为了佐茶,因为仅单纯地品茶,久之,便不如当初最美好的那一口,所以需尝一口甜,以调和味蕾,重新找回最初的好。
  其实这样的想法很妙;若倒过来说,走离寺庙一小段距离之后,我们经过了一间小小餐厅,它的橱窗对外着展示当地特有甜点,受不住诱惑的我便买了一块「牛若丸」享用。
  满心喜悦地捧着它蹦踏着的同时,雪啊,她很调皮地也在我的甜点上蹦踏着;有人跟我说过雪的味道是甜的,我其实没法确认了,我只知道当时的心情是蹦踏着地,在飘着雪的雪地上与雪蹦踏着。

二、景
    而景的方面来说,日本的街道如何严谨、如何整洁我就做些简单的叙述;日本的街道笔直、干净,使人走起路来都是相当的舒适,当你散步的同时,你的思绪同时也会飘荡在这宽广之中;地矮的屋舍无法阻碍你的视野、而他们也无意这么做,因此在你的心神会不由自主的被拉像那张天蓝的自由之中。
  但就我个人来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通天阁由上往下看,虽然没办法看的特别清楚,但是隐约地可以发现说,周遭的、较大条的商店圈都是以通天阁做中心点,向外放射出去的,由此可看出,通天阁之于当地,又甚或者当时那个时代所有的重要意义,它是一个支撑,支撑着所有人与时代一同前进的信心。
  它是时代的象征,同时亦载负着历史上的重要意义。

 
                                 -何佳宜
旅后心得
  这次的海外圆梦之旅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前头所述的:「与自身的对话」。

  其实要使这样的对话产生的因素相当地多,不单单是对事情的专心,其实有时分心亦会有另外的收获,因为思绪的自由使人能无止境地去联想、发会自身的情绪与感触。

  而联想、发挥得契机又不只是「你在哪」、「你什么时候在」这样的问题而已,更多的该是你能否将自身完全投入这样的氛围中;这样的想法我在大坂城中更有体悟,当我听着馆内的大坂城的历史介绍时,我彷彿听到了外头战场的杀戮,我止不住底想:我现在脚下所踩之处,是否曾经有一对在此避难的母女紧拥彼此、哀伤落泪,为了她们的丈夫兄弟亲戚。

  脑海中哀痛地、抑制住地嘤嘤哭泣声,让在现在的我为他们无所适从;在抬起头看周遭走马看花的人群,心里的那对母女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随着我的步子走了。

  我一直对这样幻想乐此不疲,我可以不再去深思我所想像的事物有多少荒谬,单单纯纯地沉浸在只有我自己所拥有的浓浓情绪之中。
 
  所以说:「你一定要去一个你听不懂语言的国家!因为你被现在琐事所穷困住的思绪才能肆无忌惮地尽情奔跑跳跃!」
 
  请记住我跟你说的这话吧!
                                 -何佳宜
  
  离开日本,回到了台湾,是一段旅程的结束。

  刚下飞机,家乡的雨是欢迎我们归来的乐队,雨滴答滴答的下着,看着雨滴的落下想着的是日本的阳光,说来真是奇怪,在日本的日子想起的是台湾,现在回到了台湾想着的又变成了日本。

  在日本的日子,一清早出门映入眼底的便是,在日光底下吐着白雾的人们的身影,旅馆外的街道、地下铁和电车的内部,这些景象依旧萦绕在我脑内,那些有着清閒氛围的古道老街,在那里我看见了在台湾都市里长大,从未看过的悠閒,走在那里会总会使人情不自禁的放慢脚步,和风式的房屋偶尔夹杂着,贩卖日本本地特产甜点的小店,里面有着三色的糯米丸、绿叶包着粉紫色的樱饼,这些房屋店家,甚至是路旁的电线杆或贩卖机,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都变得温暖了起来,再感到柔和的瞬间偶尔也会想起,家乡的阳光也一如这边的一般温暖,房屋也会因为阳光的照耀而恍如在闪烁一般,结果在旅行结束后的几个礼拜后,景点的回忆是少的,多的是日本街道与阳光,台湾是个爱哭的孩子,阴郁面总是多于阳光。

  但这次的旅行除了使我看见了不同的世界,更使我忆起了家乡台湾的美丽,旅行结束了,就如同老师曾说过,旅行是自己内心的探索,因为有这次的旅程我终于忆起了我的家乡。                                 
-武传玟
 
 
园梦计画
Δ在大坂城的我们
 
This is an image
Δ在通天阁的我们

This is an image

Δ在桃园机场等飞机的我们

This is an image

Δ在三十三间堂的我们

This is an image

Δ在日本全家合照的我们

This is an image

Δ在往鞍马寺与雪合照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