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学之路〉 刘正伟

  • 2019-03-29

〈我的文学之路〉 刘正伟
   
                     一时文青,终身文学。 
 
  日本作家厨川白村说:「文学是苦闷的象征。」我的文学之路,是从小开始的。我父母生于日治时期,务农、近乎文盲,所以我们也没读幼儿园,上了小学才开始学注音符号、识字。因为家贫和务农,从小放学、放假后的农事,举凡割草养牛、插秧割稻、采茶施肥、除草采橘、煮饭捡柴,没日没夜的与家人一起操劳。
 
  家里穷得到高中毕业都还没电视机、摩托车,常常跑到邻居家看卡通或电视剧。因为当时电视只有三台,且中午一点至五点没节目播出,有时,就翻翻报纸。当时的苗栗县狮潭乡故乡山村,村民散居,有时隔几座山几条小河,订户的报纸几乎都集中在「柑仔店」,得空再去取,因此寄放的《联合报》、《中国时报》、《中央日报》、《台湾新生报》、《中华日报》、《民生报》等,几乎是我每日忙完后的精神食粮,而我大部分只看副刊。
 
  杂货店刚好是我同学家,所以店主一家都「纵容」我,免费翻阅各家的报纸。忘了是如何开始爱上副刊的,依稀记得应该是古龙或谁的武侠连载小说,每日几百字的篇幅,总是欲罢不能。后来只好旁及散文、诗、小说等,以解文字之饥渴。
 
 走上投稿之路,应该是时常看到副刊、生活版或家庭版征文。那时对文学几无认识,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觉得这些作者不过尔尔,我也可以。遂依样画葫芦的揣摩那些诗、散文、小说与摄影的行文格式、笔法,「为赋新辞强说愁」、「少年情怀总是诗」的写起自己的生活、感觉与想像。因此,上述的报纸大概在高中时期都已经上刊过。
          
 如果说鼓励是人类前进的动力,这句话我有深刻的体认。高中我就读省立苗栗农工职校冷冻科,除在报纸刊登赚点稿费外,几乎每期都在救国团主办的《苗栗青年》和校刊发表诗、散文、摄影作品。当时规定全县的国、高中生每人都必需订阅,因此每当出刊时,不论在校内或校外挤公共汽车,几乎每个同学都指指点点或以崇拜的目光投射而来。骄傲、得意与虚荣心,不断的鞭策自己,不断的写下去。女同学的情书,也收了不少。
         
  毕业后,到金门当兵与台北工作中断了写作。然而,年少时的文青梦,不断在内心深处呼唤着我。三十多岁事业稍稳定后,我又拾起文笔,重新出发。在出版第一本诗集后,突然半年写不出一个字来,因此我决心到大学夜间部中文系进修,认识的沈谦教授、黄维樑教授不断鼓励我进修,最终在他们指导下获得硕士、博士学位。
  
 1990年代末期,网络文学开始兴盛,有幸在「喜菡的有情世界」也认识了冰夕、紫鹃、王宗仁、丁威仁、李长青等诗友,互相切磋琢磨,获益良多。孔子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因此,文学路上相濡以沫的良师益友,切不可少。
 
  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文学创作,不论文类都应注意主题形式、内容题材、篇章结构、简洁凝炼、文法修辞、音韵和谐、风格意境与生动感人等等。文学应该写出自我的风格与特色,切勿风花雪月、千篇一律。创作,为创新之作。而形式是可以经由后天学习而来;风格与感情唯有自我才能独特、感人。
      
  如果人间缺少诗、文学与文化艺术,这世界不过是机械与水泥的灰色森林罢了。我曾说:「诗路漫漫,惟其坚持。」即我认为迈向文学成功之路无他,执着而已,就是不断的坚持写下去,必定有成功的一天。
 

...................................................................
‧刊《高市青年》149期,2019.03。
 
 ‧记得以前读高中时我是《苗栗青年》常客,30多年没刊(看)过这种刊物了,青春勃发的记忆啊。
 
 谢谢黄主编邀稿,记得用了一个小时多,马上就写下1250字的这篇励志的文字,还有一千多的稿费,可以犒赏一下自己。感谢。
 
 一并感谢长久以来,朋友们的活动邀请、邀稿、评审、演讲邀请,让生命多了很多美好的记忆。感恩^^